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魔王推理论坛-推理大赛|原创谜题|推理小说|侦探|推理|推理游戏|

查看: 1351|回复: 15
收起左侧

[题目] 第十四届魔王推理大赛参考答案

[复制链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发表于 2019-8-25 22: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回忆 于 2019-8-25 22:10 编辑

第一题《自杀与他杀2》
作者:魔王
参考答案:
1. 弹孔在左太阳穴,右手的枪明显是凶手后放上去的。
2. 左轮手枪子弹是满的,不可能是凶器。
3. 迈克就是杀害罗杰的凶手,他自然知道不是自杀。
4. 根据现场一些照片或者生活物品判断出死者是个左撇子。
5. 死者已经死了好长时间了,而遗书的保存时间却是昨天。
6. 警长发现了有人故意制造密室的痕迹。
7. 有一个连环杀人凶手每次都在现场留下一个符号,这个符号被警长发现了。
8. 罗杰右手有严重的残疾,不可能用这只手自杀。
9. 其他合理答案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22: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题《字母游戏》
作者:魔王
参考答案1:
26个字母循环排列,第二个字母A在Y的后面2位,E在A后面4(2^2)位,E后面16(2^4)位是U,U后面256(2^8)位是Q,Q后面65536(2^16)位是G,所以?为U。
参考答案2:
字母换成数字,水果注意个数,然后列一个三元一次方程组,解得答案是S。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22: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回忆 于 2019-8-25 22:13 编辑

第三题《密码锁》
作者:魔王
参考答案:
      提示指明有一个后半句是假的,所以每条提示前半句可以当做推理依据。
      首先看前两条,包含一个相同数字6,如果6不是密码中的其中一位,那么根据第二条所说的3个数字正确可以判断513是密码中的3个数,再根据第一条排除6以后480中就有2个数是密码,也就是说这样会出现5位数密码,故6必定是密码其中一位。继续推导可知剩下3个数中,135中有2位,480中有1位,也就是说没有出现的279都不是密码中的任何一位。同时也可以推导这个四位密码锁不会有重复数字出现。
再根据第三条,排除29可知4或者5必定是密码其中一位。
      再根据第四条,排除7以后0和8只能有一位是密码,也就是说1必定是密码其中一位。
      最后根据第五条,排除279,剩下的8必定是密码其中一位。回到第一条提示,就可以排除0和4,也就是说之前第三条推测出的5才是密码其中一位。现在4个密码数字就是1568这四个数字。
      接下来在推导每个数字的位置,因为提示中说明有一个位置信息是假的,所以先看一遍每条信息内容,发现第四和第五条正好是只有相应的正确数字正确位置,但是第五条8是第三位,而第四条8是第二位,因此可以判断出这两条互相矛盾有一条是假的。根据第一条可以判断出第五条才是假的信息,再根据第二条推导出最终正确顺序:5816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22: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回忆 于 2019-8-25 22:17 编辑

第四题《时空跳跃者》
作者:魔王
参考答案:
      我捡到表到回家之前,脑海中出现过多次钟声(可见我按过很多次按钮),但每次都是穿越的时间过早记忆被消除不能得到验证,直到最后一次我穿越的时间是在我产生想法之后一分钟,当时我猜测到“jump”可能会将自己跳回之前的时间,而一分钟后我听到钟声,并且发现表上的时间和当时的时间是一样的。而这个表所能调的时间永远不会超过现实的时间,所以我猜测我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将表上的时间调到22:38:00并且穿越回来。此时我想起之前也出现过的钟声,推测出记忆可能会被消除。简单说这就是一次巧合的机会让我得知了表的功能。
      于是可以针对这些进行验证:
      比如我可以提前在纸上写:现在时间是19:00:00,开始从0数数,每隔1分钟数一个数,数到20时,跳回19:10:00,如果现在记忆中只数到10,那么证明之后的记忆会被清除。
      接着到19:20:00跳回19:10:00进行验证。
      之后买彩票可以用类似的方法,比如先记下规则(双色球是由6个红色号码加一个蓝色号码组成,红球1-33篮球1-16),设定一个起始时间比如开奖前一天12:00:00整,然后开奖后第一个号码跳到12点之后的相应分钟数(第一个红球是19就跳12:19:00)。第二个号码跳13点后相应分钟数,然后依次类推。最后也可以通过12点后脑海中出现的钟声次数来确定是否有差错。
      因为每次跳跃后表盘数字会停留在设置的时间,所以大可以将每个号码间隔设置成分钟,然后中奖数字用秒数来确认。虽然彩票数字不重复,但是不可以直接都调到同一个分钟段,要区分蓝球。
      以上方法要跳回7次才能获得完整号码,虽然跳回后记忆会被清除,不会有很长的等待时间,但有没有可能减少跳跃次数完成号码传递?
      答案是有的,我们可以设定一个时间,用小时来确定蓝球号码(因为蓝球是1-16),然后每次带回两个红球号码(分数和秒数),比如中奖号为03 05 18 24 25 31 09,我们可以设置三个时刻,09:03:05,09:18:24,09:25:31.三次完成号码传递。
      那么有没有可能2次完成号码传递(适用所有号码)?
      答案也是有的,将号码按数字顺序排列,然后只保留每十位的第一个数字(除了蓝球),比如12 1314 23 25 27 +09 就写成1234235709,这样因为0不需要保留,所以最多8+3也就是11位,11位数字可以分两次传递,设定一个初始时间比如某天00:00:00,然后接到一次6位数和一次5位数,每位数为1秒,换算成时分秒即可。因为每天秒数为24*60*60=86400,传递6位数也就需要2天(因为如果是11位,第一个数字肯定是1,否则不够11位,就只需要传递两次5位数字甚至更少),传递7位数要间隔10几天,等待时间太长。可能有人问了这样删减数字是否存在问题,比如中奖号为11 12 23 24 28 31 09,按照上面规则写成11223483109,这样可能误解成01 12 23 24 28 31 09,类似这种情况只需要提前设定一个暗号即可,也就是两次传递12个数字,最后一位数字可以对应各种情况。
      那么有没有可能1次完成号码传递(适用所有号码)?
      即使传递11位数字,也要跳回好多年(一年只有3千多万秒),很明显超过了捡到手表的时间,所以肯定不能实现(除非愿意等)。可以肯定,跳跃次数越少,需要设定的规则就越复杂,题目要求越简单越好,所以这个留给有兴趣的参赛者讨论了。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22: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回忆 于 2019-8-25 22:22 编辑

第五题《第一份报告 丹村之谜》
作者:百分之零点七
参考答案:
      “你是说,凶手是陈虎的父亲?我才不信。”手里拿着喵喵写完的报告,我吐槽道,“没有动机。”
      “所以这只是一场意外。”喵喵一本正经。
      “不接受。”我把报告随手一丢,“魔王也不会接受的。”
      “事实就是事实,事实不可能因为你不满意它就改变了。”
      “张其、天哥、陈狮、小兮,还有那个管家,所有人都比陈光有杀人动机。先说,陈虎背上有刀伤,但并不至死,首先是谁捅了他。我是怀疑小兮干的。小兮的指甲受伤了,她的房间床边的抓痕正是这样留下的——她被陈虎强暴了。正如你所说,有什么样的事情,会让那样一个女孩子,连自杀都不肯说出来。”
      “没毛病。”喵喵点头,“这是她拿刀子捅他的动机。然后呢?”
      “然后,陈狮知道了这件事,他的未婚妻被人强暴了,他是要去报仇的。”
      “似乎没错,可是陈狮是怎么进去的呢?门口可是有管家的。”喵喵反驳道,“一来,管家不会放他进去打扰阿虎炼汤,二来,管家忠心耿耿,不会被轻易收买,他无论如何都是进不去那陈虎的炼汤室的。”
      “那他可以把陈虎叫到他的炼汤室去杀害他。”我不依不饶。
      “扯吧,陈虎受了伤,他有什么理由去陈狮那,而且那晚是炼药的关键时刻,陈虎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和陈狮争夺继承炼汤师的机会的。”
      “那好,其他人呢。张其、天哥他们。”
      “那晚,管家怀疑你我的身份,你忘了?整个院子加强了戒备,他们能进得来?况且,就算他们进来了,他们怎样进入陈虎的炼汤室。管家在门口看着呢。”
      “好,那管家呢?”
      “管家啥管家,管家是最不可能杀害陈虎的人了,管家对陈家无二心,对小兮和陈家兄弟都视如己出,干什么杀陈虎。”
      “替小兮报仇呗!”
      “报个腿儿,陈虎是陈光亲儿子,小兮只是捡来的,管家对小兮好再好,难道他就舍得杀死陈虎?从管家的反映来看,他确实是可能知道陈虎强暴小兮的事情,但他是一个从来不舍得打骂孩子的人,更不可能下此狠手,何况陈虎还有可能要继承炼汤师的位子,就算陈虎炼汤技术没有陈狮好,但看得出陈光对他的大儿子陈虎是寄有希望的,这管家说杀就杀了?”
      “那……”
      “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只有陈虎的父亲陈光!”
      “陈光没有动机!”
      “我问你,花园的脚印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很明显,那里有血迹,在场的人便是陈虎和小兮。不难想象,一开始阿虎喜欢小兮,听说小兮要嫁给阿狮,于是在她的房间强暴了她。小兮是捡来的可能大家都知道除了小兮自己,她觉得被自己哥哥强暴是一件无法想象的耻辱,因此也不敢跟父亲说,一直在房间哭泣。小兮当晚带着刀约陈虎在花园见面,实际上是去找陈虎想要寻仇,趁陈虎不注意,从背后捅了他一刀,谁知她一个女孩子没多大力气也没有造成致命伤。至于那个围观的人……”
      “你觉得是谁。”
      “管家。”
      “不可能。陈虎炼汤期间,他不敢离开半步,何况那晚是与继承相关的重要的一晚,陈虎离开了炼汤室,他更不会私自离开。”
      “……真的是陈光吗……那动机……”
      “我说过了,是意外。你为什么不能放下你那先入为主的观点,听听我的推理。”
      “你讲。”我坐下来,靠在椅背上。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所有的‘现象’你已经看到了,首先不要去浪费时间去怀疑目前发生的一切是否合理,我们要做是去想办法将一切合理化,排除不可能的,剩下的便是真相。
      当时,看到花园这一幕的是陈光。陈虎受伤倒地后,小兮跑掉了,受伤的陈虎此后,必须要做一件事,就是去炼汤,椅子上的血迹也能证明他回到了炼汤室。我不知道陈光是陪同陈虎一起去炼汤室还是随后去的,但他一定去炼汤室见了陈虎,陈光追问陈虎这件事,最终得知了小兮被强暴的事,气急败坏的他失手将陈虎打进了锅里……”
      “打进锅里……”我回想起当时自己站在操作台上,向下方的大锅看过去的感觉,忽然有些眩晕,确实,掉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管守在门口,这事即便是陈光也不可能瞒过管家,因此管家自然知道了陈虎掉入锅中的事,于是陈光安排管家冒雨把尸体运走,我看管家今天一直在抽鼻子,八成是那晚运尸体淋雨吹风感冒了、管家为了把对陈光和陈家的损失降到最低,便想埋在不易被发现的水盆菜地里,天哥因为想去上学,迫切需要开放村子赚学费,所以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管家肯定,天哥会帮助他,大不了给他封口费。但管家去之后发现天哥已经喝醉,于是投下加了药的食物给狗吃,所以那天那狗无精打采的样子。”喵喵说完,伸了个懒腰,“也许,酒也是管家带过去的,大不了多给天哥一些封口费罢了。”
      “所以说,管家想杀我们,是想把陈光的罪行嫁祸给我买,但陈光显然不想伤害我们,而小兮自杀,是因为自己不洁了,而且父亲要把自己嫁给自己的哥哥——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并且阿虎的尸体被发现了,她或许以为是自己害死了阿虎,所以她认为早晚会被人发现是自己杀的阿虎,惶惶终日,最终自杀身亡,故事结束了。”
      “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最后怎么解决的。陈光承认自己的罪行了吗?”
      喵喵摇了摇头。
      “可能只有魔王知道了吧。”一边说着,我把刚刚丢在一边的那份喵喵写的报告捡了起来,投进了门口的信箱里。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22: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回忆 于 2019-8-25 22:25 编辑

第六题《回转的直线》
作者:z55250825
参考答案:
    警车上,肖晨跟着刘晴前往逮捕犯人。
    “没想到你一天就发现了谁是犯人了。”
    “其实只要简单想想就知道了,犯人会用泥姜和虹水,这明显不是冲动犯案,这样谨慎的犯人往往也会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一般不会拜托别人给他买泥姜(题目里直接提示不考虑合谋)——这样会留下把柄,因此犯人必定是在纵火前购买了泥姜的人物,也就是说,必然是在我们调查圈里的冯乃鸿和安轩两个人之间。”
    刘晴搞不清楚了:“但是他们两个人都看起来有不在场证明啊?冯乃鸿如果要前去纵火,那么从纵火现场返回城东需要一个小时,那就意味着他得16点在现场纵火,才能够在17点出现在城东的邮局,但如果他16点就在纵火现场纵火,那么按照泥姜的反应时间,最迟18点就应该起火了啊,但实际陈小雷却说是18点20分起火。而安轩,他虽然有机会纵火,但他那些照片不是已经证明了他在死者的死亡时间17点35分是不可能在杀人现场的吗?”
    肖晨摇了摇头:“刘晴,你似乎有一些推理上的误区。”
    刘晴露出了一副嬉笑的表情:“瞧你肖大侦探,每次到这个时候总要卖关子。”
    “你似乎假设了一点,那就是,犯人在现场纵火,那么泥姜和虹水就一定是从那个时间开始反应的。”
    “难道不是吗?难道还有别的反应途径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犯人不一定要让泥姜和虹水立即接触,他只需要设置好泥姜和虹水,然后在某个特定的时间让他们自动混合,所以纵火时间不一定等于实际的反应时间。”
    “你说这些谁懂啊。”
    “那我就更清楚地说明了,犯人事先把虹水洒在时钟前面的地板上,然后把塑料瓶装满的泥姜摆在时钟的木架子上——正对着那个弹出来鸟的开口,注意,现场没有找到瓶盖只找到烧剩下的塑料瓶碎片。当他做完这些准备活动之后他就离开了,你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吗?”
    “啊……我懂了,一到整点的时候,那个时钟的咕咕鸟就会从开口里弹出来,然后把塑料瓶推倒,塑料瓶掉了下去,塑料瓶里洒出来的泥姜就和虹水反应了,也就是说,犯人可以16点出头布置下这个机关,然后立刻返回城东区,然后在17点的时候,咕咕鸟的鸟把泥姜推了下去,泥姜与虹水产生反应,之后在18点20分开始起火,然后犯人就在这个时间段在邮局制造不在场证明——他特意等到了19点,也就是理论上泥姜的最晚起火时间,在邮局询问的中间时间段就跑去出租屋杀害死者,这也是为什么犯人会利用虹水和泥姜来纵火的原因,正是为了这个延时装置啊!那么犯人就是……。”
    肖晨和刘晴来到了要逮捕的嫌疑人的住宅前。
    肖晨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应声出来,但是看到肖晨带着手铐,于是立刻关上了房门。
    “刘晴,看你了。”
    “得嘞。”刘晴一个健步直接把门撞开,两人冲了进去,逮捕了正打算爬窗逃走的犯人。
    “没错,犯人就是你。”
    肖晨对着眼前的男人——安轩,说道。

    肖晨和刘晴坐在行驶的警车上,安轩已经被带回警局了。
    刘晴依旧一脸困惑:“我还是没搞懂你的推理,第一方面,因为按照你的说法,安轩是最没有可能使用这种延时装置的人,因为他的不在场证明是从17点16分开始的,那么他在17点前往纵火的话,不使用延时装置也可能是会在18点20烧起来的,那么他使用延时装置就没有意义了。第二方面,你如何解释安轩的不在场证明?他是如何前往城东的案发现场杀害周铁的呢?”
    “我刚才所说的,只是推理的开始而已。因为真正的进一步分析,是要从知道这个延时装置开始。”
    “好吧,请您老简单点说明。”
    “最让我感到奇怪的实际上是纵火现场的鱼缸,钟点工阿婆没有理由撒谎,她提到了,昨天和今天的鱼缸的水位相比,今天上升了很多。”
    “这有什么矛盾吗?”
    “矛盾大着呢!那我想请问你,既然鱼缸里的水位上升了,那说明了什么?”
    “说明鱼缸里被加了水呗。”
    “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个新加的水是从哪里来的吧?”
    “嗨,你还讨论上了,不就是从自来水龙头……啊。”
    “没错,你还记得吧,昨天送水工陈德康提到过,全城临时停水,也就是说,这水不可能是当天从自来水管接过来的。”
    “有可能是自己之前存的水啊。”
    “我们知道他们是公共浴室和厕所。”
    “不,我指的是他用自己的桶存了一些水。”
    “这也不太可能,因为阿婆作证了。阿婆在案发当天进行扫除,她抱怨用干抹布擦不掉地上的红色颜料——很明显,如果房间里有事先用水桶存下来的水的话(当然阿婆也提到过,她不敢动鱼缸的水),那么阿婆肯定就不会只是单纯用干抹布来擦掉红颜料了。”
    “那么可能是有人自己带了水进来吗?”
    “你是想说专门有人带了水进来,就是为了将鱼缸的水位升高?”
    “万一有这么闲的人呢?“
    “很遗憾,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犯人没有理由这样做——在案发当天房东作证了没有人带着奇怪的桶进出,而鱼缸上升的水位也肯定是需要一定体积的水了,而犯人没有理由在前一天提前带进水——因为这次全城停水是突发的,临时的,也就是说犯人在前天是没法预料到昨天会停水的,那么前天的犯人来看,根本没有必要特意带水进来——直接在公共浴室接就行了。“
    “嘿,你这还分析得头头是道了,你这排除那排除,那你说说,这水是从哪来的,该不会是从天上来的吧?”
    肖晨哈哈大笑:“你说得很对,经过排除,这水就只有可能是从天上来的了。没错,也就是说,这水位的增长,在昨天来看,只有可能是暴雨的雨水。”
    “嗨,那我倒要问了,谁吃饱了没事干会特地让鱼缸接雨水啊?”
    “我们想想都知道,昨天有可能进入房间让鱼缸接雨水的,不就是犯人吗?”
    “那这个安轩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肖晨摇摇头:“不,你如果继续思考为什么要让鱼缸接雨水,那么的确很难想出其意义,但是如果我们反过来思考,鱼缸是放在哪里才会接到雨水的呢?”
    “犯人会搬着鱼缸去走廊外面吗?不,我觉得不可能,抱着一个鱼缸走在公共走廊本身就很慢,而且被人看到很容易就被记住,这对于预谋犯罪的犯人来说不会选择的吧?也就是说,犯人是在房间里让鱼缸接了雨水的,房间里能够让鱼缸接触到外面雨水的地方在哪里呢?没错,就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窗台外的花架上。”
    “我们现在逆转过来思路,犯人不是为了让鱼缸接雨水,犯人是为了把鱼缸放在窗台的花架上,这下你懂了吧?”
    “但是犯人把鱼缸放在窗台花架上也没有理由啊?”
    “你还没理解吗?为什么要把鱼缸放到窗台花架上,把鱼缸放到窗台花架上什么东西就空闲下来了?没错,就是放鱼缸的那张桌子啊。”
    “但是犯人要那张桌子干什么?”
    “阿婆还提供给我一个情报,那就是案发当天上午,卧室的日光灯是坏的,而我也跟你提到过,泥姜和虹水的反应是需要光照作为条件的。同时我自己测量了一下,我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都需要跳着伸出手才能够到灯泡,你现在明白了吧?”
    “啊……”
    “没错,当我们推理出延时装置,只不过是开始,延时装置需要光照,但是案发当天上午灯泡还是坏的,也就是说,犯人必须换灯泡,而犯人换灯泡肯定需要踩脚物,根据我们在现场的观察,床是固定在地面的,那么能够作为踩脚物的,不就只有鱼缸下面的这张桌子了吗?犯人要搬桌子,但直接拖桌子鱼缸的水会溢出来,即使没什么影响但心理上也不能接受吧,所以犯人自然会把鱼缸放在别的地方,别的地方哪里方便呢?比起放在地上,占着地方可能挡住搬桌子的路还要蹲下,直接放在不用蹲下的开着窗的窗台花架上是不是就很省事了?所以你现在懂了为什么鱼缸的水位会上升了吗?”
    “我大概懂了,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些结论对于我们刚才的推理有什么影响呢?”
    “不,这很关键,关键到它能够**我们一直所认为的一些前提。我问你,既然鱼缸会接到雨水,与此同时,根据推理,犯人此时是在制造延时装置,那么,我们就能得到第一个结论:犯人是在下雨期间制造延时装置的。”
    “下雨期间吗?但我记得下雨时是……”
    “是从16点50分到19点10分,我们在昨天赶到杀人现场时询问泥地脚印时提到的,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冯乃鸿不可能是犯人,因为他即使是在16点50刚开始下雨的时候,在这里安装延时装置,那也不能在17点赶回他心爱的邮局啊。”
    “接下来的逻辑在于,这个时钟延时装置必然是在1个小时之内发挥作用的,也就是说,那么只有可能是在17点或者18点发挥作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犯人布置延时装置的时间缩短到16点50到18点,你明白了吗?”
    “但是这个结论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现在把三个结论摆在你面前,你就知道了。”肖晨伸出手指头:
    “1.犯人是在16点50到18点在城西区死者的出租房里制造延时装置。”
    “2.死者是在17点35分被杀害在城东区的画室,死者最多在被刺之后坚持几分钟。”
    “3.城西区到城东区最快需要一个小时。”
    “那么,我们得出的结论就呼之欲出了。”
    “从物理上来看,纵火案和杀人案的犯人,并不是同一位。”
   
    如果以正常的思路来思考,自然是先纵火然后杀人,这是一条城西到城东的直线;而实际上,这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两个孤立的点,以及一个点在延伸出去之后回转回来,亦即所谓的回转的直线。
    “我们乘胜追击,进入最后的结论吧。”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杀人案和纵火案不是同一个犯人,那么杀人案和纵火案的现场为什么会同时有“银火”的标志?可能是合谋犯罪吗?(题目提示已经排除)不不不,不太可能,一边是纵火,一边是杀人,杀人那边会特意做这种不划算的合谋吗?也就是说,这更可能是两个孤立的犯人,但是这可能是巧合吗?恰好杀人的犯人就同时带了出租屋这边一样的虹水和泥姜来纵火,还会画“银火”这种警方根本没有公开的图案,这也太巧了吧?更何况我们仔细思考,会发现杀人案现场并没有用到虹水和泥姜,只是看到了它们在现场。”
    “我们需要认定:①两个犯人是孤立的(不合谋)。②杀人犯会在现场留下虹水和泥姜,并画上‘银火’不应该是巧合。但是杀人犯杀人时候是17点35分,他不可能在当时知道远处的出租屋会被纵火,也就是说,只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只有可能是杀人犯在得知“银火”的纵火案的消息之后,才在自己的案发现场留下虹水和泥姜,并画上‘银火’的图案,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上面两个矛盾。”
    “有可能是纵火犯的犯人模仿杀人犯吗?不可能,因为杀人现场发现尸体是在19点14分,而纵火这点在18点20分就被发现起火了,可能是纵火犯犯人去了杀人现场看到了现场情况再返回出租屋模仿的吗?不可能,杀人案发生在17点35分前后,在之后才有可能发现杀人犯在现场留下的虹水和泥姜以及‘银火’的图案,但是之后赶到出租屋,是赶不上18点20的起火的。”
    “好了,杀人犯的马脚已经被我们抓住了,纵火案是18点20分被发现起火的,所以杀人犯只有可能是在这之后直到这件事,具体通过什么不重要,比如我醒来时候听到的广播就已经把那起案件的资料说得非常清楚,那么也就是说,杀人犯只有可能在18点20分之后重返现场伪造上述线索。”
    “但是根据我们的目击者沈大爷的老伴的证词,沈大爷是无辜的,而根据沈大爷从17点30分(西游记那一集)就开始监视的证词,只有一个人在18点20分之后进入了现场,也只有这个人有可能把虹水和泥姜带进现场(沈大爷眼睛看东西模糊看不清他带进去了什么)。顺带一提,案发现场旁边就是工地,所以这个人可以顺手去偷走虹水,而我们指派给警员只是调查【火灾发生前】购买泥姜的人,而没有考虑过【火灾发生后】购买泥姜的人,所以才没有发现这个人也购买了泥姜,也只有这个人,能够四处移动而不被人怀疑,虽然被他的客户证明一直在城东工作,但是可以在工作的中途路过案发现场,做一些事情。”
    肖晨把车停了下来,向前面正靠在装满水桶的小车休息的杀人犯奔去。
    那就是送水工陈德康。

    “好好好,我会把剩余的一些细节给你说清楚。”肖晨连续跑了两趟犯人,很明显有点疲惫,回到警局一直瘫在自己的座位上,抱着收音机思考。
    “首先是安轩,我们之前的雨水的推理已经排除了冯乃鸿,再加上纵火案的犯人肯定是纵火前去购买泥姜的,所以嫌疑人只有可能是在他们两人之间,二选一,自然只有可能是安轩,他也就是“银火”。他在五点开头的时候就去现场布置延时装置,然后从17点16分到18点35分一直在拍照,他做得很谨慎,目的就是为了烧毁那张照片,毕竟直接在卧室那堆杂物里找照片还要谨防被周铁发现是很麻烦的事情。”
“安轩放火的动机自然是为了烧毁那张照片,他作为‘银火’被老同学目击到了,还被拍下了照片,所以自然选择老同学藏着照片的公寓作为下一个纵火现场——他有可能之前就去画室踩过点了,但是什么也没找到,当然你可能会有疑问,他明明都放火了,为什么不怕周铁报警道出实情——因为周铁本来身上也不干净,安轩如果进一步调查周铁自然会发现他就是伪造赝画的主犯,所以安轩确信,就算纵火烧了周铁的房子,周铁也不敢让JC进一步调查自己周围的人,不然安轩就会在被逮捕之后供出周铁。”
“第二个疑问是安轩看似没有必要做延时装置,他在17点直接烧起来与使用延时装置是没有差异的——并不对,因为我提到过,那个泥姜的结论只是一个初步结论,范围太大了,我们还在等警局根据烧毁反应物的进一步活性报告,我相信警局到时候的活性报告肯定确定泥姜是从18点开始反应,然后在18点20分烧了起来——这样子你来看,18点开始混合,18点20反应,而这个期间安轩一直有时钟的照片作为证据——安轩的不在场证明是不是就完美的了吗?”
    “也就是说只是因为我们的调查结论还没有深入下去吗?”刘晴哭笑不得。
    “没错,如果我们没有破解那个延时装置,那么其实只要再等一段时间,等更加精确的纵火时间出来了,他的不在场证明就完全成立了,安轩在讯问的时候特意强调了自己懂泥姜的活性知识,他就是计算好泥姜的活性与反应时间,控制好来让他的不在场证明成立的,其实也是暗示我们要考虑这方面,从而就可以给他的不在场证明进一步巩固——只要推理不出那个延时装置的话。不过你看,他太自大了,延时装置才是最脆弱的那一部分啊。”
    “更有趣的是泥姜的这个问题还影响了杀人案那边的事情——为什么陈德康会临时决定使用这样一个方法伪造出‘银火’的杀人呢?我记得我们跟消防队那边的专业人士讨论过,普通人比如我们都以为泥姜和虹水是要两个小时反应才能达到那个火势,陈德康也是这样理解的吧,他听到了广播里的起火时间,推算出了纵火时间是16点20分——如果他能误导警方认为杀人的也是‘银火’的话,那么他昨天一直都在城东区送水,由客户的断断续续的时间点就可以证明他不可能去城西纵火,所以他就有了强力的不在场证明——这也就是他之所以要伪造的理由了。”
    “我就搞不懂了,怎么突然就蹦出来一个陈德康了呢?”
    “这可不是突然蹦出来的,因为陈德康也参与了假画贩卖啊。”
    “嗨,你这火车跑得,停下来给爷爷捋捋。”
    “冯乃鸿提到过,他和这个主谋并没有直接见面,然后在年初的时候去外地比如某根柱子下才拿到画,而且那花了两天,但是房东也提到过,周铁是半年前租的房,也就是去年了吧,而且她还强调了周铁每天是早上六点出去,晚上十点回来,不间断,那你想想,既然有取画那也得有放画,放画去那个地方就得两天,他怎么可能是这个放画的人呢,也就是说,周铁肯定还有一个共犯。实际上想想也对,要是同时忙着画假画还得忙着联系下游买家,一个人还是很辛苦的吧。”
    “你是说陈德康就应该是这个共犯?”
    “没错,如果我们把‘联系下游买家’和画假画区分开来,你就能够分清楚两个人的职责了,陈德康负责联系下游买家,而周铁则专门负责伪造假画。同时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陈德康知道警方没有向外公布的‘银火’的图案——因为他是通过目击到‘银火’犯案的周铁知道的,你记得房东是不是提到过,周铁觉得那个图案设计得很好想在空闲时间临摹?那么作为共犯频繁需要来拿货的陈德康自然有机会看到这个图案。此外,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陈德康必须要在之后作为第一目击者了。”
    “什么,这也能解释吗?”
    “恩,毕竟成为第一目击者本身就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明明只要让别人发现的话JC也不一定追查到陈德康身上,那么陈德康为什么要特意做这种事呢?结合现场发现的手机,我就联系起来了。”
    “先说现场那个所谓的‘密室’吧,这种密室真的太常见了,你知道内出血密室吗?这就是所谓的外出血密室——因为密室就是死者被陈德康刺了一刀背部,然后死者自己逃到了房间里,锁上了门,然后趴在桌子上死掉了,就这么简单!”
    “同时,密室里的那部手机按理来说应该是陈德康的手机,但陈德康为什么会特意把自己的手机放在那里呢?更何况连指纹都被擦掉了,根据前面的密室的情况,是因为突发情况由死者造成的这个密室,那么陈德康自然没有机会去擦拭指纹吧?更何况陈德康没有理由把那部手机放在密室里啊。那么我们就需要转换一下思维了,如果密室里一开始放的手机实际上是死者的生活机呢?”
    “但实际现场放的是是工作机,按理来说应该是陈德康的手机啊,啊……陈德康之所以必须要做第一目击者是为了掉包手机啊。”
    “没错,我们再联想到生活机的短信部分被删除了一些内容,我们就清楚了,死者的生活机的电话记录有陈德康的电话没有关系,毕竟他是送水的,但是如果死者的手机上直接交流的短信留着不删除的话,那么陈德康肯定会被当嫌疑人,但是死者当时临时把自己关进了密室里,陈德康没法进去——与此同时,我们再想想陈德康的工作,是送水工,当天全城临时停水,大量订单等着他,所以他为了避免被客户怀疑,之后JC调查可能就会发现陈德康在案发时间附近有拖延(如果JC追查出他和周铁的真正关系的话)——不得不立刻离开——我估计他们的冲突也是临时起意的,陈德康拿起画室的水果刀刺伤了周铁,他也只是单纯路过,但之后被迫要去送水。”
    “那么他的计划自然就是要破坏密室进入房间,拿到周铁的手机,删除掉其中不利于自己的信息,但是,如果之后重返现场,破坏门锁拿到手机,不发现尸体就直接离开,一旦这个过程被人目击到了就肯定惹上大嫌疑了(比如那个沈大爷),所以陈德康不得不做发现尸体的第一目击者。为了避免自己的嫌疑,又想找一位目击者和自己一起,同时这个目击者尽量眼神不好——沈大爷就这样被选中了。同时他拿走死者的手机删除自己的不利信息时,桌子上就会少一部手机,沈大爷再怎么眼神不好一整部没了也可能会怀疑,所以他不得不把自己的手机放在案发现场的桌子上——毕竟两部手机是同款的,外表看起来差不多,而且这部手机就是联系下游用的,没有存储任何陈德康的私人信息(我们调查这部手机也没有找到其他线索对吧?)——当然他在之前就已经把指纹擦去了。之后他假装报警离开案发现场,在一旁报警的同时立刻把短信删除,然后丢到附近的垃圾桶里,装作无辜的第一发现者。最后,陈德康为什么非得要嫁祸给‘银火’呢,因为即使他把短信这个绝对的证据删除了,他也没有底能确保自己和周铁的关系哪一天会被JC查出来——毕竟他一直出入死者家里,万一有某个不知道的目击者做出了这个证言,警方一旦怀疑起来了,自然总会查出他们的真实关系——造假共犯还好,但是杀人却是重罪,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须在此之前找到一个不在场证明才能够让自己心安,好了,这是我所猜测的陈德康的内心,也是我所想的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了。”
    刘晴不由得感慨道:“虽然一开始你是从密室才钻进这个案子的,但没想到破解这个案子却是密室另外一边的一个小小的鱼缸。”
    “这也算是幸运吧,多亏了这场暴雨,才让两个人的计划得以破产,我今天再请你吃昨天没吃完的猪排饭吧,就是局里下面那家。”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3922

帖子

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酱油党

[限量]*万圣节勋章[标准]*国庆勋章[限量]*新论坛贡献勋章[限量]*新论坛庆典勋章[标准]*好友勋章[标准]*最佳新人勋章[卓越]*水王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QQ邮箱绑定勋章[标准]*签到勋章男生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22: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回忆 于 2019-8-25 22:29 编辑

   第七题《巴别会的罪人》
      作者:z55250825
参考答案:
      穿着剑道服的夏野学姐静静地坐在躺在病床上的陈雪学姐旁。
      “这样啊,我都大概了解了。”夏野学姐难得露出一副悲伤的表情,“我觉得我隐隐约约知道犯人是谁了。”
      “我也大概想通了一些内容。”我也回复道,只不过语气是如此的沉重。
      “我觉得我也不该隐瞒那些事。”
      “是的,”我早该察觉到了,道尔先生最后说出那句‘今天发现挺有趣的,身为黑猫你也要加油啊’的时候。
      “在我和陈雪学姐第一次邂逅的时候,陈雪学姐坦承了自己对芒果汁过敏的,因此巴别会聊天室在一年前用户喜欢的饮料上面,她作为黑猫,是不可能在问答上填上芒果汁的。所以,在最后我和鲨鱼收拾餐桌的时候,剩下的那杯,也就是陈雪学姐没有来理应属于陈雪学姐的那杯黑猫所填的Ta喜欢的饮料,不应该是芒果汁。”
      “更致命的就是,我们所在的S大,是重本。”
      “……”
      “我了解的陈雪学姐,在同龄人中很平凡,只是阅读文学作品的量相对其他人多而已(见和道尔先生的聊天部分),她很平凡地,也很正常地,从高三迈入了大一。”
      “我知道的信息是,巴别会是由黑猫,博士以及道尔创办起来的,而那次被称作‘名推理’的讨论,持续了一整天,而且根据巴别会成员的证词,基本可以确定那是黑猫和道尔轮流讨论的成果,从而促进了巴别会的繁荣。”
      “所以呢?”
      “案发那天是巴别会的三周年纪念日,巴别会的三周年纪念日,那天的日期是2018年6月7日(根据两份死亡报告提示的时间),也就是说,巴别会成立的名推理,是发生在2015年6月7日的。但是陈雪学姐是不可能在那天作为黑猫发表名推理的。”
      夏野学姐并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
      “我是大二的学生,夏野学姐是大四面临找工作的学生,而初次见面陈雪学姐的时候,她也坦诚自己是比你小一级的,就是说她是大三的学生。也就是说,2015年6月7日,巴别会成立的那一天,她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2015年6月7日,这个中国内非常熟悉的日期,没错,那就是高考,陈雪学姐在巴别会成立的那一天是有绝对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不考虑保送,自招或者非正常加分,只要她是通过正常的高考手段考上的A市S大这个重本大学。”
      夏野学姐苦笑了一下:“的确,光靠综合和英语的成绩的话,即使是满分,想考上S大也基本不可能呢。”
      “所以,道尔先生正是察觉出来陈雪学姐不可能是真正的‘黑猫’,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语句,‘你也要加油’就是暗示的要她继续伪装。”
      “那么真正的黑猫是谁?夏野学姐,其实真正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但我能确定的是你肯定与陈雪学姐是有关联的。”
      “那通报警电话是夏野学姐您打的吧?但是为什么你能够在电话线被切断之后还能知道当时发生了命案呢?联系陈雪学姐当天下午的一系列举动,我就慢慢理解了。你不是通过‘了解到山庄里发生了杀人案’而报警的,而是因为‘无法了解到山庄里的情况’而报警的,是这样吧?”
      “根据大家的目击证词,我至少能确定三个时间点陈雪学姐肯定在打电话,三点(桌游时),五点(吃饭时),七点(道尔先生所提到),陈雪学姐为何一直在打电话,她打给谁,为什么夏野学姐您在九点多的时候电话线被切断之后就知道巴别庄出事了,这些事虽然不是严谨的推理,但是摆在一起看的话,我能合理推测的自然就是,陈雪学姐是通过每隔两个小时给您打一通电话来确保巴别庄的安全,而在九点电话线被切断之后,您就意识到出事从而报警了。”
      “虽然我能够合理地在此基础上推出您才是真正的黑猫前辈,而陈雪学姐则是绵羊,但是这里的身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陈雪学姐不是黑猫’即可。”
      (下面是剧情完善部分,推理不推理出来都无所谓)
      “芒果汁,的确是我最喜欢喝的饮料呢。”夏野学姐低着头说着,“绵羊自然就是陈雪,我当年是大一的时候加入了巴别会,然后就发生了那种事……对不起,把你卷入了这起事件……因为我收到邮件时候就预料到有危险,但是我想在发生事情之前抓住犯人,所以我觉得我必须顺应这个犯人的步骤。我不清楚犯人对于我们之前了解到什么地步,你听道尔先生提起过吧,网路上流传着两种版本的巴别会创始人,其区别,就在于黑猫和绵羊。我不清楚犯人是相信的哪个版本,所以,为了将计就计抓住犯人,黑猫和绵羊都不能缺席。”
      “但我当时实际已经身陷另外一起案子,抽不开身,所以只能让你替代我前往,但是为了保险,我让陈雪作为黑猫,从而确保无辜卷入的你被犯人袭击的概率降低到最小。毕竟黑猫相比绵羊更有可能被袭击。”
      “我的整个计划都是为了引出犯人然后直接逮捕Ta,要不是泥石流的影响也许警方十点就能赶到,那个时候就能减少一点损失了。”
      “陈雪从一开始是不相信会有案件发生的,所以她只是遵循我和她的约定。但最后导致道尔先生成为牺牲品的结果,还使得她也受伤,也是我的责任。”
      (注意:以上故事部分是完善剧情,无需推理出来)
      我早就应该察觉到了。
      其他四个人的证词中,在我被袭击的那个时候,大家呆在房间里,都没有听到过任何可疑的声音,即使除去犯人,也有三个无辜的人没有听到——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学姐却是听到响动,才看到黑衣人拿着万能钥匙进入了我的房间。
      学姐不可能是在房间里听到响动的,学姐为什么不会在房间里呢?
      结合学姐是“黑猫”,以及她事先知道这起案件的事实来看,这虽然不算推理,但是学姐已经在考虑自己被袭击的可能性了,所以她当时并没有呆在房间,而是选择躲在对面的贮藏室监视准备走进自己房间的黑衣人,所以储藏室才会有那么多脚印,但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丢——但令她吃惊的是,黑衣人走进的是我的房间……
      我点了点头:“不管谁才是真正的黑猫,问题就在于‘陈雪学姐不是黑猫’,而且我们很明显能看得出来,犯人的动机应该是为了向发表名推理的‘三人’进行复仇,因为博士和道尔之间的联系最明显的只有可能是三年前的那次事件。但是这样就奇怪了。”
      我想起了陈雪学姐被刺之后所说的那句‘为什么’……
      没错,陈雪学姐所疑惑的是……
      “犯人为什么会选择袭击聊天室身份为绵羊的我?”
      “我之后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能想出来的是四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犯人搞错了我们的房间吗?不可能,因为我们刚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客厅就贴着房间的分配表,所以犯人是不可能搞错的。”
      “可能性二,犯人是认为绵羊是巴别会创立的三人吗,不可能,因为道尔先生说过,所有内部会员都是知道黑猫这个版本才是正确的,所以参加聚会的犯人是肯定知道绵羊不是创立人。”
      “可能性三,犯人除了杀害名推理的‘三人’有必须杀害绵羊的其他理由,但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什么理由必须杀害我才能去杀害陈雪学姐呢,我想不出来,那天晚上我和学姐是各自在各自的房间里,犯人要杀学姐我根本阻挠不了。更何况在之后我还没有死,但是陈雪学姐却确定早上如果JC没到就会死掉(见鲨鱼的断言),犯人明明完成了Ta的目标,却在之后还想用汽油烧死我们——这是有可能随时被房间里的我发现的啊——说明Ta那时执意要杀死的已经不是陈雪学姐了,而是我(因为Ta第一次袭击失败,所以接下来才没有继续跟我正面交锋)。”
      “那么,假设我们认定了前提:犯人是一定要杀害名推理三人的话,那么只有可能是这样的结论了:犯人认为‘我’才是黑猫。”
      “但是犯人有什么理由认定你才是黑猫呢?”
      “我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也不是重点(见犯人中间视角部分,犯人发现的事实是陈雪不是黑猫,而犯人由此觉得‘我’才是黑猫,‘我’和陈雪进行了身份替换),因为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们能引申出新的结论,那就是犯人认为陈雪学姐不是黑猫。”
      “犯人为何知道了陈雪学姐不是黑猫呢?我知道陈雪学姐代替了黑猫前来,黑猫是谁这点并不重要,但是思前想后,我发现犯人在聚会前是不可能知道黑猫和绵羊的个人信息的(题目最后警方调查中,巴别会的私人聊天室的个人真实信息连警方都追查不出来),那么我比犯人所掌握的信息还要多。那么自然的,犯人能够推测出陈雪学姐不是黑猫的切入点就只可能是我所发现的两个切入点。”
      “没错,这就是犯人所要满足的第一个条件,知道陈雪学姐不是黑猫,从而因为某些理由认为我和学姐进行身份交换,我才是黑猫——也就是说,犯人是在陈雪学姐身份暴露的两个时间点在场的人。”
      “有可能是某些无辜人发现了陈雪学姐的身份问题然后告诉犯人的吗?不可能,因为口供里大家都说没有发现其他异常,而身份替换这种非常大的异常,口供没有提到(题目的提示保证,认定了口供中无辜者所陈述的都是他所认为的客观事实,没有隐瞒),那么说明其他无辜者都没有发现陈雪学姐不是黑猫。”
      “在我观察来看,陈雪学姐暴露自己身份的两个时间点,一个是知道陈雪学姐对芒果汁过敏,此时只有鲨鱼在场。另外一个是和道尔先生聊天,知道了陈雪学姐是大三学生,此时只有叶奈和岛在场。也就是说,两次都不在的苍狼先生是无辜的,他不可能临时推测出陈雪学姐不是黑猫。”
      “等等,”夏野学姐打住了我,“这里需要回敛一点,陈雪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黑猫,那么我们在进行上述推理的时候,必须先确认陈雪自己是不是犯人。”
      “夏野学姐觉得陈雪学姐是犯人吗?”
      “唔嗯,这只是一种谨慎的考虑,从交往上来看,陈雪肯定不会做这种事吧,但是你肯定不会接受这样的说辞吧。”
      “我也觉得陈雪学姐不是犯人,因为被刺的时候她当时就在门外,肯定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这个很难吗?实际上正在里面刺你可能就是她,再加上她当时穿的是黑色连衣裙,外面套一件黑色的衣服,之后出去之后立刻脱掉丢在某个隐蔽角落,再刺自己一刀,不就能摆脱嫌疑了吗?”
      “不,很勉强,一方面,陈雪学姐脱掉衣服丢到旁边,那也太快了吧,假如我当时没有犹豫直接冲上去那么学姐是不是连脱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了,就会直接被我逮住——她知道我是剑道社最强的吧,另一方面,从心理学角度来说,陈雪学姐不可能会选择在那个时候来刺我。”
      “哦?”
      “因为犯人要选择来杀害我,那么肯定为了防止自己被发现,肯定是选择在我睡着的情况下成功率更高吧?要是犯人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进来发现我没有睡着,那么不就会增加自己的嫌疑吗?”
      我想起了第一次和陈雪学姐聚会的那天,陈雪学姐问我订几点的班车,我告诉她我一般是夜猫子,凌晨两点睡觉……
      “袭击的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半,也就是说,全部参与聚会的会员里,知道我一般是凌晨两点睡觉只是那天是意外很早就睡着的陈雪学姐,是不会将时间选择在一点半的。也就是说,陈雪学姐不可能是自导自演的。更何况,之后陈雪学姐一直躺在病床上,那汽油也不可能是她洒的。”
      “好的,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注:之后从无足迹密室的诡计来看,陈雪学姐也拥有客观的不在场证明,因为她是下暴雨停止时和我在一起)
      “我们已经排除了苍狼,接下来,陈雪学姐也不可能是犯人,那么陈雪学姐在被刺伤之后所说的,犯人朝着客厅逃跑了也应该是真的——除非学姐包庇了犯人,但是这怎么也说不通(题目的提示中也确保了不存在包庇),而之后我马上敲了所有人的门,大家都能出来应门,从地图上来看,犯人只有可能是返回右边部分的房间,因为如果要从窗户返回左边部分的房间,从客厅那边是必须走泥地的,但是泥地上没有脚印——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排除住在左边的叶奈姐。”
      “那么犯人就是岛与鲨鱼之一了。这就是目前我所知道的内容了。”
      (以上部分是可以脱离诡计完全确定的逻辑,以下需要从诡计引申出排除点)
      “那么谁才是犯人呢?我们能够通过分尸确定是男人吗?比较难,毕竟实际只是砍去头颅或者切分四肢,而且很明显,犯人使用了塑料薄膜来确保血迹不会溅到分尸的场所(见最后JC发现的烧掉的塑料薄膜),这的确需要小心谨慎的操作,但是只要慢点来,只是斩首的话一二十分钟还是足够的,所以岛和鲨鱼都是有可能完成这些犯案的。”
      “而且,更关键的在于,这个无足迹的密室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呢?”
      夏野学姐听完我的分析,点了点头:“你觉得是怎么样的呢?”
      “泥地的特殊性在于,它上面的脚印是能用暴雨的水量冲刷掉的。水桶可以吗?十多米的脚印一桶水肯定是不够的,那还得需要来回搬运水,但来回搬运水又会在泥地上留下痕迹,再加上水桶的水真的能像暴雨那样完全冲掉脚印吗?我觉得不可能,我一开始所思考的办法,就是类似于你们灭火时候的措施,犯人用水管接水,然后走过去杀了道尔先生之后,再用水管边冲刷掉自己的脚印边走回来。”
      “但是这个不是被你排除掉了吗?”
      “没错,”我点点头,“因为如果要用水管接水,只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厨房,一个是洗手间,但是最近的水管排线都是必须要经过客厅的,但是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在客厅(见饭后我的行动,道尔先生离开之后到案发前我一直在客厅),所以我自己能够证明当时并没有这样的水管的异常,如果是绕着房子一圈的水管的话,那么回收的时候又几乎肯定会在泥地上留下水管的痕迹。所以不可能是用水来冲刷掉脚印的这种方法。”
      “没错,实际上要用没有速度的水冲掉泥地上的脚印,总有点太理想了吧?”
      “那么夏野学姐想出来了吗?”
      “这个密室很简单,其实。但是我们需要有几个约定的前提。首先,你认为斩首的话,必须是近距离杀人对吧?”
      我点点头。
      “第二,你必须承认,看起来没有能够消除脚印的方法对吧?就算是用水冲刷,实际情况也自然是暴雨那种程度才可以吧?”
      “恩。”
      “那么很简单了,得出的结论就是,在暴雨之后,泥地上只有一个人踩过脚印。”
      “但是如果是道尔先生回去小木屋的话,即使犯人可以提前在小木屋等着道尔先生,但是杀害道尔先生之后他该怎么离开呢?”
      “很简单啊,那么就说明犯人并没有离开小木屋,之后趁着大家灭火的时候才趁乱逃离。但那是不可能的,对吧?因为当时陈雪叫来了其他所有人,在场的确是六个人都到场,也就是说,如果是这种诡计的话,那么主馆里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是犯人。犯人只有可能是当时灭火时候不在场的人。”
      “你该不会……想说是博士。”
      “但是如果是博士当时在小木屋的话,那么之后他又是被谁给分尸的呢?(题目的提示中所有案件都是一人犯下的确保了博士不能是犯人)你该不会想说博士是有双胞胎这样的设定了吧。除了这些人,警方也确定了没有其他人进出K山了吧?好了,也就是说这条路走死了,也就是说,这串脚印不可能是道尔先生走过泥地的脚印。”
      “但是道尔先生不是被发现死在小木屋的吗?”
      “好的,现在让我们来继续谨慎地思考,道尔先生是在雨停之后回房的,因此走在泥地上绝对会留下脚印(学弟承认想不出有踩在泥地上的脚印被消除的诡计的话),而现在我们认为这串脚印不是道尔先生的,也就是说,道尔先生没有去过小木屋。”
      “怎么可能?道尔先生的尸体最后的确是发现在小木屋啊。”
      “不,那么我们继续来审视这个矛盾,道尔先生的尸体被发现在小木屋,道尔先生没有出现在小木屋,既然后面是我们的推论,那也就是说前面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也就是说——小木屋里的尸体,并不是道尔的。”
      “胡说什么,那个头颅肯定是道尔先生啊。”
      “恩,你察觉到了细节的差异了吧——你怎么证明那具身体就是道尔先生的呢?”
      “…….”
      “没错,现在我们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了,为什么犯人要特意放火烧掉小木屋,为什么犯人要特意把尸体摆在根本不会被烧到的房间中央——正因为小木屋着火,拥有所谓的‘保护现场保护尸体’常识的推理爱好者的你们,自然会把道尔先生的头颅和那具身体搬运到主馆来,而同时也由于小木屋被烧掉了,你们不是在小木屋,而是灭完火之后才去主馆的冰冻室检查那具身体的身份,正因为那具身体,根本只是套了道尔先生衣服的另外一具尸体的身体啊!”
      “没错,犯人是在下雨前就准备了一具尸体,砍下这具尸体的头颅之后,就将身体搬运到小木屋,搬运肯定用的就是道尔先生那个非常大的旅行箱,你也看到过,旅行箱是行李都被拿了出来然后再烧掉的,但是如果直接要烧毁所有行李为什么要特意把行李从旅行箱拿出来呢?这实际上就是犯人要用空的旅行箱来搬运被塑料膜包裹着的尸体,这样无论是男是女都有可能犯案,然后犯人放下汽油,用线香做了延时装置——这种准备很简单吧,然后在下雨雨停之后,倒着走回主馆,伪装成是道尔先生走过去的脚印。这样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道尔先生提到自己是被博士约出来的,而且是以雨停作为约会时间点的——这当然是犯人约定的,所以道尔先生在雨停之后才回房,但他并没有回小木屋,就直接在主馆被犯人打晕杀害了,犯人将道尔的头颅割了下来,等待火灾的发生。火灾之后,当时你们见到的只是所谓的道尔的躯体——实际上是一开始就被杀的另外一具身体,然后大家开始救火,犯人将道尔的头颅,砍刀,十字项链以及切下来提前烧焦的肉块放在水桶里,由于大家各自都忙着救火,所以没人会特意关注你的水桶里装的是什么(盖上一个毛巾之类的)。”
      “发现着火当时我们只看到了道尔先生的身体,根据现场的检查,东边窗户燃烧得最少,而大家灭火一般关注最靠近的那边,东边的窗户反而成了死角,更何况即使有人跑来东边灭火,犯人也可以用这边Ta一个人可以解决将那些人支开——毕竟其他地方的确事实上就是更需要人手来扑灭——所以犯人自己先立刻把东边的火灭了(洒的汽油没有其他部分多),然后隔着残留的窗帘将砍刀,道尔的头颅,事先已经烧焦的肉块和十字项链扔了进去——由于拉上了窗帘,所有入口都被火焰遮挡,在其他地方灭火的人没有看到这一幕。所以道尔的额头处也有被击打的痕迹,而刀把有多处痕迹,那都是撞击在地面的痕迹。”
      “那具尸体上的衣服是犯人自己准备的,要确定并准备道尔当天的穿着,对于一年前就能够接触到道尔,并在案发前一周入侵了道尔家里的犯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些衣着都被犯人最后给烧毁了,最后所发现的布料正是如此。”
      “之后大家因为火灾被迫把那具并非道尔先生的身躯和道尔先生的头颅搬运回主馆,然后就去灭火了,并没来得及直接检查——而这个时候我们也知道,道尔先生剩余的身躯部分也在主馆。”
      “剩余的事情就很简单了,犯人事先把道尔先生的身躯藏在冰冻室内部的某个冰柜里,由于冰冻室很大,冰柜很多,恰好大家能塞到同一个冰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忙乱中都会选择最近的冰柜),然后在之后大家忙着灭火的时候,犯人把这具伪造的尸体和道尔先生原本的尸体进行替换,狸猫换太子就大功告成了。”
      “所以犯人才会把尸体放在小木屋正中央,因为如果要是被烧到了尸体,那么这种替换就很容易被看出端倪了。”
      “同样的,犯人之所以看削下来一块肉的理由也能找到了——因为小木屋里的身体和头部的切口肯定是不会吻合的,如果案发当时有人心细特意检查了一下切口,就会发现伤口是不吻合的——但这是无法避免的,因此犯人能够做的,就是让原来的道尔的身体和头颅的切口也是不吻合的——这样子在替换之后大家检查发现不吻合也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这就是无足迹密室的诡计,由这里我们就已经能看出犯人是谁了,因为犯人是必须有机会在火灾时候将头颅等物品带到小木屋的人,而当时鲨鱼正在和你一起用水管灭火,他是不可能有机会完成这个密室的,因此犯人只有可能是一个人,那就是岛姐。”
      “那么这具无名尸体是谁的呢?只有可能是博士的尸体,博士的身高和道尔先生都是175cm左右,而且同样是高高瘦瘦的身材,这样,博士之所以会被分尸的理由也就有了,因为犯人一开始就是使用了不完整的尸体来完成了替换,为了尽量不让人往这方面联想,犯人岛姐选择继续切割博士的躯干,同时为了混淆死亡时间的先后顺序,岛姐故意腐蚀了博士的尸体,但是很幸运的是,警方提前赶到了,所以尸体没有进一步腐蚀,之后的鉴定报告也许就能找出更精确的死亡时间来证明我的结论——这也是她计划被打破的一点。”
      “但是这样子,博士是在火灾起火前,也就是八点五十前就已经死亡了。那么实验室门口那个为1的计数器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很简单啊,因为只要进去两个人,一个人杀害另外一个人再将他的尸体搬运出去,那么实验室肯定永远只会显示里面还有1人。”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岛姐在火灾前就已经杀害了博士,之后怎么将博士的尸体再搬运回实验室呢?根据我们当时的检验,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岛姐都无法打开虹膜识别的门,而博士那个时候已经死亡,就算那个数据是博士的,但是虹膜识别无法识别死去的博士的虹膜,根本没有人能够进入实验室。”
      “既然林峰那时候已经死了,那么能够进入实验室的虹膜从逻辑上来看也就肯定不是林峰的,实际上你也看得出来了吧,这个所谓的‘博士’林峰不一定是用博士ID采集了虹膜数据的‘博士’的事实。”
      夏野学姐继续说明:“当然林峰在聊天室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绑定的虹膜数据是用的博士的ID,但不代表里面的虹膜数据真的就是林峰的呀。”
      “那这样子谁都无法打开门了啊?陈雪学姐被袭击之后我们都试过门上的虹膜识别系统了,在场除了学姐没人能打开门。”
      “的确她是一个盲点,但我们已经排除了陈雪作案的可能性了。但是我们也知道,犯人是必须进入实验室才有可能删除虹膜数据,也就是说,犯人的确进入了实验室,但犯人当时却没有通过虹膜测试——只是当时候对吧?。”
      “诶?”
      “虹膜识别的原理是通过记录虹膜的特征来进行身份识别,也就是说,如果能够临时改变虹膜的特征或者在大家测试时候让虹膜采集系统失效的话,不就能够隐瞒自己能打开实验室的门的事实了吗?”
      “……”
      (类似的方法均可,此处作为开放性诡计,比如当时检验的时候通过某些方式挡住采集数据的屏幕使得虹膜采集失败,以下只提出一种)
      “虹膜识别是通过识别人的虹膜的纹理特征来进行身份识别的,那么一种方法便是佩戴带颜色带花纹的隐形眼镜来进行虹膜识别,也就是俗称的美瞳,岛姐利用了博士的账号进行虹膜数据采集,采集的便是她自己的虹膜数据。这样只有在岛姐不佩戴美瞳的时候,才能够顺利打开门,所以平时岛姐只要戴上美瞳,然后再戴上眼镜,假装成自己是没有睡醒的样子来掩盖眼睛的变化,然后去测试,自然就是失败的,而当要进行犯罪时候,岛姐就把美瞳摘下来,她就是用这种方法创造出两个身份的。当然这种方法她肯定提前实验过很多次来确保万无一失。”
      “所有人并没有直接看到博士直接进入实验室的过程,实际上那都是岛姐帮忙让博士进入的,岛姐在必要的时候只需要佩戴美瞳,就能切换成打不开门的身份,然后在打开门时则是普通的岛姐,所以之后岛姐才会把虹膜数据删除了——因为她不可能一直戴着美瞳而不被发现。”
      “这就是我所思考的结果。”
      (以上是全部的答案部分,以下是真相补充)
      “当然剩下的只能交给警方了。”夏野学姐的声音愈来愈小,然后她叹了一口气,“当然,因为三年前的事情导致无辜的被害者,以及陈雪的事情,都是我的责任,我这些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赎罪,那之后也没有在巴别会活跃,但是很明显,这样只是逃避。”
      “M市是一切的源头,当我之后了解到岛姐是M市的时候,我也确信了她就是博士的事实”
      “什么巴别会名推理的三人啊,”夏野学姐苦笑了一下,“没错,其实它的真正含义实际上应该是巴别会的三位罪人,博士之所以会被我们称呼为‘名推理三人’——因为岛姐也是间接害死那个女学生的人啊。”
      “你也听说过了,M市的这个新闻是现在巴别会讨论然后之后再被媒体宣传而火起来的——那么在媒体都不关注的情况下,为什么巴别会会知道十八线城市M市的这样一件小案件并且还能拥有其案发时候的全部细节呢?为什么只有道尔和我在以游戏的形式讨论这件事的情况下,博士也被流传成第三人呢?”
      “因为这起案件就是岛姐提起的,岛姐当初也只是类似于提起自己身边附近的案子一样的口吻给巴别会的人介绍了这个案子,而在巴别会的人的讨论下从而火了起来。她的出发点没有恶意,但是最后却酿成了恶果。为了救赎自己的罪孽,她可能是想完成目标之后再偷偷自杀,但是在最后发现你才是黑猫的时候,她只能在目的完成之前放弃自杀——岛姐在三年前的事情之后就立刻重新开了岛这个账号,利用自己博士的关系自然不难让岛这个账号进入巴别会,然后在一年前的聚会都是以岛的身份参加,而之后雇佣了那个不幸的无辜者林峰,任务只有一个,扮演一个邀请方博士,平时不用说话,只要待在地下实验室就行了,岛给了他1000块,就是要他参与这样一个山庄的博士的表演活动——但是这就要了他的命。我依旧要为此付出责任。”
      学姐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完了,我们一言不发,静静地等着病床上的陈雪学姐睁开眼睛。
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726

帖子

1万

积分

魔推A级探员

[限量]*万圣节勋章[限量]*猴年专属勋章[限量]*五周年纪念勋章[标准]*好友勋章


暴鲤龙 Lv:35
发表于 2019-8-25 22: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可以帮你一块发
我想有三亩地,在春天的时候,一亩地播种希望,一亩地播种快乐,一亩地播种理想,却在秋天的时候,一亩地收获了绝望,一亩地收获了悲伤,一亩地收获了空想,继续播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魔王推理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粤ICP备17127872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